欢迎进入北京中电一舟科技有限公司|线缆网线|拓贸隆网线|光纤光缆跳线|odf架机柜-承接光纤熔接项目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
010-82621040
热点资讯
行业动态
永安行2019年净利大增逾三倍 共享单车迎来曙光?
时间: 2020-01-15 10:54 浏览次数:
共享出行的需求,正在带来新的增长动力。 1月12日下午,永安行发布公告称,预计2019年的净利润为4.89亿元~5.37亿元,同比增长310.00%~350.00%。这一信息刺激该公司A股股价连续两日涨停。

共享出行的需求,正在带来新的增长动力。

1月12日下午,永安行发布公告称,预计2019年的净利润为4.89亿元~5.37亿元,同比增长310.00%~350.00%。这一信息刺激该公司A股股价连续两日涨停。

永安行解释,主要是因为在报告期内,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大幅升值;二是因为新产品的投入,为共享出行平台的收入带来了增长。永安行前期高投入的新能源助力单车投入共享出行市场,以及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及共享电动汽车等全方位布局的形成,促进了共享出行的发展。

目前,共享单车行业已经结束了补贴乱战的局面,回归良性竞争。但是,对于美团单车、哈啰出行来说,要走向全面盈利,还有一段路要走。

差异化策略奏效

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永安行公司年报显示,永安行2017年净利润5.16亿元,2018年净利润1.19亿元,同比大幅下跌了76.89%。对此,永安行解释,主要是由于2017年公司出售了旗下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获得5.18亿元投资收益,而2018年度无相关投资收益导致。

过去几年,永安行一直想要补短板布局共享单车,在共享单车迅猛发展的2016年下半年,永安行入局付费共享单车,先后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一二线城市进行共享单车投放,数量大约为5万辆。但这项业务发展并不如意,公告显示,2016年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收入只有36.83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为0.05%。

2017年10月24日,永安行旗下子公司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低碳科技”)并购了哈罗单车,进一步开拓其在共享单车领域的市场。而2017年,共享单车进入发展尴尬期,共享单车领域乱象丛生,诸多共享单车纷纷下线,仅剩了哈罗、美团等两大玩家。

线下管理的难题是共享单车仍难突破的瓶颈。进入2018年来,共享单车告别了野蛮生长,共享单车公司连续倒闭或被收购,市场也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另一方面,政府由原先的鼓励变为观望、由观望变为主动作为,多地政府已对共享单车实施清查收理,多个城市的投放总量得到有效控制。

2017年10月31日起,永安行不再从事无桩共享单车业务。随后,在2019年开始布局新的共享单车模式,即新一代公共自行车系统,将公共自行车系统与共享单车相结合,另外,开拓了网约车服务,进一步扩大了在共享出行领域的市场。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8月,北京市东城、西城两区的公共自行车周转率同比增长,已经超过了共享单车,也加大了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联手合作的可能。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永安行的业绩驱动因素主要是在三四线城市及区县级地区的渗透率持续提升,以及已投放客户后续二三期挖掘需求。另外,公司投资的常州智能交通装备基地投产,也缓解了公司产能瓶颈,进一步提高市场占有率。未来,有望通过广告、新零售等增值业务,从而推动商业模式转型。

共享单车进入盈利期?

据了解,永安行针对共享单车存在的乱停乱放等问题,结合公共自行车的停放有序的优点,做出了新一代公共自行车系统。在苏州、杭州、南昌等地,公共自行车也向共享单车学习,延长运营时间,开发手机线上租车程序。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也在向公共自行车积极“取经”。比如哈罗单车也设立了无桩电子围栏,使共享单车能够和原来“有桩”的公共自行车站点实现“通借通还”,缓解了用车高峰期用户还车难的问题。

作为哈啰出行的第二大股东,永安行在投资上的收益似乎更有前景。前述中信建投分析人士认为,永安行的利润大增主要是因为投资收益,主业其实一般。“共享单车竞争退潮之后,行业竞争压力减轻,将为公司有桩业务的推进留出空间。永安行与哈啰之间的业务其实是广义上的竞争,赛道也略有不同。有桩公共自行车未来将与无桩共享单车在城市层次,形成差异化竞争,有桩的主要目标客户位于三四线城市。”

对于这一问题,永安行公司董秘去年4月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也曾表示,公司一直按照自己的战略规划,来做有桩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助力车,以及共享汽车的共享出行平台业务。共享单车业务永安行在2017年全部剥离并与哈罗单车合并。

无论是有桩还是无桩的共享单车,都迎来了喘息的机会。此前,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韩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哈罗单车可能是第一家盈利的平台,因为商业模式已经完全跑通。商业运营的核心,是通过提升资产效率来降低运维成本。

2019年上半年,几乎所有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全部集体涨价。“公共自行车的盈利空间一直都在,只不过过去几年被压制了。在集体提价后,共享单车行业可能会提早止损。”前述中信建投分析人士认为。

不过,在盈利期到来之前,共享出行平台仍然需要找到自我造血的路径,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据报道,ofo在2018年6月清偿了第一笔半年期的债务,第二笔债务也即将在2020年的2月到达还款期限。而在其与天津富士达的一起合同纠纷中,法院发现ofo名下已经没有可以被执行的财产。

ofo能代表整个行业吗?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单车出行仍然是刚需,不能将ofo和小蓝单车等公司的问题,归结于整个市场。“永安行的运营业绩,至少让行业看到了希望吧。但是这个收益要看长期,而不是短期的业绩。总的来说,共享单车未来仍然要在产品体验、收益和用户层面找到平衡点。”

yaoliwei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责任编辑:姚立伟_NT6056,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删文。

Copyright © 北京中电一舟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30661号-1 京ICP备10030661号-2
全国服务电话: 13391817479   传真:010-82621040
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交大东路62号